我国的幕墙设计行业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从1982年北京长城饭店作为我国建筑史上现代幕墙建筑开工伊始,到现在成为世界幕墙生产和使用 国,我们仅仅用了20多年的时间。也许是走得太远、走得太快,以至于许多幕墙设计师常常忘记了幕墙设计应该遵循的基本原则是什么。 

幕墙建筑作为建筑众多分支中的一个流派,其设计原则与建筑设计是互通的。从设计流派来说,幕墙设计无疑是属于典型的精美主义设计。随着第二次世界 大战的历程,建筑设计经历了3个发展阶段。战争的破坏性和残酷性决定了当时的设计风格以实用主义为主流。

伴随着战争的结束,比重建家园更重要的是在战争中受到伤害的人们灵魂的安抚工作,如同音乐、美术等艺术的复兴一样,这时的建筑设计风格偏向了华美 。讲求技术精美的倾向在这个阶段是世界范围占主导地位的设计思维。以金属和玻璃的“纯净形式”为特征的讲求技术精美的倾向到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降温。 自上世纪70年代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与能源危机之后,建筑设计从精美主义转向粗犷派设计。粗犷风格的典型因素就是利用常见的混凝土和赤裸裸的钢 材表现,设计手法应用拉毛、分层次等简单处理。当对人类的审美挑战达到极限的时候,百家齐放的设计风格沿用到了今天。

我国的幕墙设计现状与二战后的情形极为相似,方案设计阶段大家追求的是“怪、新、奇、特”。设计的实用性、经济性等都要给视觉冲击让路,且这种思 维在各大、中城市中泛滥。随之而来的必然是无法躲避的浪费和节能问题。我国在《公共建筑节能设计标准》(GB501892005)中就规定在保证外窗自然采光的范 围内鼓励窗的面积越小越好,即窗墙比越小越好。

前一段时间一些媒体更是报道,“国家限制玻璃幕墙”、“叫停玻璃幕墙”、“公建新标准宣判玻璃幕墙死刑”等等。国内某省会城市也同时出台政策禁止 新建宾馆、商场、办公楼、写字楼等公共建筑修建整面玻璃幕墙,并强制外窗采用真空玻璃。这些行为虽然片面否定了建筑的多样性和自身互补性的功能,但是 对幕墙行业来说还是起到了一定的警示作用——如果不能从自身提高对能源的节约,那么再次迎来上世纪70年代危机给幕墙设计带来的冬天,对我国的设计师来 说,也不是一件遥远的事情。

幕墙设计的奠基人密斯·凡德罗的代表作品克朗楼,是一个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建筑物。克朗楼位于美国伊利诺科技学院的校园内,建筑的屋顶从4根钢梁的下 面悬垂而下,而钢梁依次被外部的8根钢柱支撑,外部包覆玻璃,这也是密斯·凡德罗首次采用全玻璃代替墙体。这个建筑的创意非常大胆,被载入了幕墙发展的 史册,但是实际上该建筑的历史意义大过实用作用。当时这个建筑使用率极低,学生非常不愿意在充满炽热阳光、冬冷夏热的地方学习。为什么?就是因为该建 筑的实用性设计发生了错位,在建筑材料没有满足使用性指标要求的情况下,贸然采用这样的设计,就违背了建筑设计基本的实用性原则。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建筑设计的定位是:“经济性、实用性、美观性”。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和人民群众对精神生活的更高追求,我国建筑设计的理念调整 成为“实用性、经济性、美观性”。现在,我国幕墙设计流行的理念跟这个是正好矛盾的,第一是美观性,而且是奇特的美观性。把自己的方案做到奇特成了行业孜孜追寻的目标。这其实是陷入了一个误区,是云开体育体育·(中国)官方网站设计理念的一个偏差。实际上,实用性原则应该永远是第一位的。不然,就会像克朗楼一样,尽管 可以载入史册,但因不实用、不节能,使用率也不高。 

实用性原则的首要体现无疑就是安全。要想让我们的幕墙设计能够在实际工程中得到完整体现,工程质量的安全性和持久性首当其冲。伴随着国家各级部门 对节能政策的强化和幕墙门窗行业的发展,幕墙门窗行业已经从原来简单的常规建筑发展到有节能功能的新式幕墙建筑了。

节能幕墙门窗作为一个新事物,其工程质量需要重新审视和理解才能正确把握。质量安全的重中之重关键的还是内因,选用合适的断热型材、玻璃及密封 严实的五金件等等都是组成一个富有节能功效的外立面产品的前提,再配以符合节能标准的设计、严谨的施工管理,这样整个行业的系统产品自身的节能要求就 自然满足了。门窗幕墙产品原材料的选用又是重中之重,使用不符合节能标准要求的材质进行节能幕墙设计,只会适得其反。仅就型材而言,采用符合国家标准 要求的隔热型材可以为节能幕墙设计理念提供坚强的质量安全后盾。